「我有沒有這個榮幸,

讓妳當我的女朋友?」

2016年3、4月間,住在台中學甜點一個月的日子,平日裡,早上下午我都把課程排得滿滿,週末時,就帶著課程中自己做的甜點,風塵僕僕地搭乘客運到台北分送給朋友們,當然也都會各留一份給班傑明。

有些甜點的成分有鮮奶油,保鮮特別重要,考慮到份量不少,我也沒有攜帶型的保冷箱,所以我用鋁箔布、保冷劑,將我的後背包佈置成簡易的保冷箱,好讓我的手作甜點能夠抵抗路程中的溫度變化,然後再背一個小包,裝個人用品,有時手上還拿著脫下來的外套,因此班傑明那陣子看到我的時候,我常常是大包小包的。

雖說我手上老是拿著大包小包,可是那時班傑明從來都沒有主動替我拿過包,甚至在用餐時也不曾替我拿過餐具、紙巾或倒過茶水,顯然是一個不懂如何獻殷勤的男孩。有一次班傑明的友人Jack想將我們湊成一對,就在我面前對班傑明說:欸你為什麼都不幫Éva提東西!這時班傑明才勉為其難地接過我手上沉重的袋子。我心裡忍不住嘟噥著,真是不體貼又遲鈍!

後來班傑明跟我說,他看到我大包小包地去找他,又把後背包自製成保冷箱的時候,心想這個女孩子真的是太可愛了。但是他覺得我看起來不好追,怕萬一表現得太明顯,會把我給嚇跑,所以才忍著幫我提東西的衝動。

我與班傑明在這個月裡,利用平日的晚上上線聊天,週末時見面送甜點。我的心裡感到安定,覺得一切都很美好,不管是甜點課程,或是與班傑明的關係,都是穩定發展的節奏。

但是班傑明有一天突然沒有上線。我心想,也許他真的工作太忙了吧,沒關係,不吵他,反正我自己很會找樂子。不過,前面每日聊天已經長達兩、三週之久,心裡難免有點擔憂。

到了第二天晚上,我等到好想睡了,班傑明還是沒有上線,於是我放棄在電腦前待著,關上燈回到床上,卻反而輾轉難眠,開始有了一些天馬行空的臆測。甚至自己越想越生氣,覺得怎麼可能連續忙碌48小時,連道一聲晚安的時間也沒有呢,我最不喜歡這些欲擒故縱的小手段了!於是脾氣倔如我,也刻意強忍著傳訊息問候他的衝動。打定主意假如他一直不主動找我,那我也不惜轉身離開。我始終認為感情應該要是誠心誠意的、直截了當的,最受不了曖昧不明的狀態,更不喜歡被玩弄的感覺。

到了第三天晚上,班傑明若無其事地上線,依舊跟我閒話家常。我也拗著脾氣不開口問,就當他是去透透氣了。

很快地,在台中學甜點的日子接近尾聲,我的套房要退租了,準備搬回台南。由於我爸媽不太讓我跟男孩子出門,所以一旦回到台南以後,要等到2016年8月底我在台北開展新的工作,才能重獲自由。

班傑明深知,不想錯過我的話,他必須做點什麼。

所以,在度過台中的最後一個週末以前,也就是2016年4月22日星期五,班傑明約我到台北京站的BELLINI PASTA共進晚餐,記得那一餐的氣氛很浪漫、很讓人陶醉,我隱約也覺得班傑明應該會有所表示。沒想到,用餐時間已經兩個小時,最後一道甜點都吃完了,班傑明還是沒有行動。我安慰自己,或許我們不會那麼早開始,畢竟我們才相識一個多月、見面不到一個月。

晚上,回台中的時間到了,我與班傑明坐在客運門口前的候車椅,眼看著返回台中的客運快要到站,班傑明身體往前傾,兩隻手緊握著,手肘頂著大腿,過了半晌,才轉過頭來對我說:不知道我有沒有榮幸,讓妳當我的女朋友?

坦白說,我知道要跟班傑明在一起,在爸媽那裡肯定會遇到阻力。過去的幾段感情,也讓我明白高中時那種青澀、直接、單純,又無憂無懼的愛情,已經不會在我身上發生。好久好久我也不再幻想,有人能給我天長地久的愛情。但是這個人看起來很誠懇,而且他能懂我的傷痛。何不試試看?

畢竟年紀也到了,遇到談得來的人不容易。我的想法太實際了嗎?雖然沒有怦然心動、小鹿亂撞的感覺,也沒有被熱烈的追求,雖然家境、收入有點差別,但日子是兩個人在過,相處起來是否舒心自在,才是重要的吧?那麼,不試試看的話,怎麼知道呢?

「好。」我說。向靜茹借了勇氣。

五六年後,班傑明才告訴我,當時我停頓了好久才回答他,他以為要被拒絕了。想來,班傑明當初可是用心地挑了一個即使被拒絕也不尷尬的時間點呢。因為答了「好」之後,我的客運就來了。我問他,假如當年我拒絕了,他會怎麼樣呢?會因為失望而退縮嗎?

「在之前那三天的冷靜期裡,我其實是在測試自己的心,我想測試一下沒有妳的日子會是怎樣的。後來我覺得我是真的很喜歡妳,所以我也下定決心,一旦恢復聯繫,這輩子無論如何都要跟妳在一起,即使妳拒絕我了,或是跟別人在一起了,我也會守候妳。」班傑明這麼回我。

於是,我才終於知道那三天的秘密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